肯他鸡,阴天,秋天的凉意。

一男一女优雅的下车,那男子绅士的关门,双双踱步进了这家高级消费场所,正处下午茶时间,但是因为天气原因,餐厅的食客并不多,男女前到服务台,男人用极其低沉的声音,对服务员说:来2杯脉劫,一杯要冰块,七分熟,一杯不要冰块,加椰果不加珍珠。

服务员以为二人乃神经病圈人士,优雅的回到: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又脉劫这种高等饮品,我们这里最新推出了吃鸡皮吐葡萄皮套餐,两位要来一份吗?

片刻之后,男人目向一直沉默的女人,女人娇憨的点头:就整这个了。

这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直坐在角落里的一女三男,一看其外形,4人一定是道内人物。 否则,也不可能来肯他鸡这么久,都没有点过任何吃的东西。

一对男女随便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当牛郎的时候,老杜就曾经告诉过我在餐厅吃饭做窗口位置对于一个浪漫的意境来说有多重要。

角落里的女人一直没有开口,沉默,在四周扩散开来,除了收银台里的员工流着哈喇子打哈欠的声响之外,似乎一种爆发前的可怕的静谧围绕着这间餐厅。

终于,那角落里的女子,虎躯一震,大吼一声,上!

那是电一般的速度,身旁的3位男子已经出招,不由分说,一把将刚才进来的那位优雅的女士踢倒在地,并狠狠的踹了起来。

几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和一个瘦小温柔的女子。

女子摔倒在地,嘴角开始渗出滴滴血丝,几位大汉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在这时,那位绅士般的男子,动起来了,他趴在地上,用自己并不强壮的身躯,护住身下那位女子,嘴里还喃喃的说,不要打,要打打我好了。

根据后来目击者的回忆,当时那几位汉子整整打了90分钟,而那位绅士般的男子,也用自己的身体,护了89分钟。

苍天都为之感动!

以上的描写是根据我的偶像古龙的笔锋描写。上面的绅士就是张春阳,而被打的女子,不用想就是小静,而那位角落里的女子,正是娟姐。

一次看上去有些意外的撞见,其实根本是张的精心安排,这只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张就是利用娟姐的性格,来借刀杀人。

张的苦肉计用的太绝了。那天,娟姐逼迫张离开小静,而张则完全表现自己英雄的一面,后来小静实在不忍心张被打死,便哀求娟姐说,我可以离开他,只要你不打他了。这句话说出口,那几位大汉才舍得罢休!

哈哈,真是绝了,真是即达到目的,还倍儿有面子。而且还让娟姐出了口气。真是一箭三雕。

其实我们都有些小看女人了,这个女人并不是指的娟姐,而是小静。

自古以来,很多的东西都毁在女人身上,三皇五帝,又几个不为红颜折腰?女人是一头情感怪兽。温顺的时候,可以像一头绵羊一样任你摆布,但若是内心的愤怒被一种强烈的力量激活,她们,可以毁灭这个世界!

小静知道张的底细,还是在警察局听一个警察的口述。听完之后小静尝试过割脉自杀,当她拿起刀片的时候,她却是那么不忍心,因为她是那么爱张春阳,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她深知自己不能死去,尤其是她知道她怀上了张的骨肉,但是又在被打的过程里流产的时候,她决定,扛起一切。

张成功的甩掉小静,还沉迷在一个大包袱被甩掉后的轻松的时候,恼人的高利贷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张的老家,张的老家只有张的奶奶,本来他奶奶听张的口述,以为孙子在城里做起了大生意,现在已经成了某个科技公司的老板,有时想想,张真是个人才,身份那么多,还能像计算机系统里按ALT+TAB一样可以自由切换,连自己的家里人都被蒙在鼓里,真是新一代的开山怪!

张在接到奶奶的电话的时候,真的开始为那5万6千块钱开始担心,张还不像娟姐那般没有人性,他还是担心他奶奶的,毕竟一起生活了将近20年。他害怕那帮要钱不要命的家伙,会对一个老的路都走不动的人下毒手。

所以,钱,是最重要的。

话说回来,干我们这行,之前我已经说过,钱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么好赚。毕竟没有男人愿意在年轻的时候把一辈子所有的资本都挥霍完,其实那玩意儿,就像钱存在银行里一样,干我们这行的,就是年轻的时候使劲取,取完了,老了,根本就没得用,所以很多同行,后来成了无能人士,一辈子都要活在有烟却没有火一般的痛苦中。

那段时间张疯狂攒钱,而且似乎戒赌了,或者是暂时戒赌,因为再输下去,他很可能连命都要留在济南,那段时间,张疯狂接客,甚至发生了和他人抢客的这种不和谐的现象,我并没有阻止他,因为有这般上进心的人,也不容易的吧。

终于张还是还清了欠高利贷的钱,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再百度贴吧里钓到的天真女子的无情资助,他终于凑够了可以还得钱。
三个月之内,张春阳甩掉了压得他不能呼吸的两个大包袱。

仿佛黎明前的黑暗,天,马上要亮了。张仿佛看到了幸福在前方向他挥手。

一个人在得意忘形的时候,往往是很容易摔上一跤的,而且会摔的很厉害。

那段时间,也就是07年11月左右,平平淡淡,酒吧的生意也不好不坏,那段时间,我听到一个叫做李小聪的les在济南的圈子里红了起来,这还要膜拜糊喃卫士的“超级女牲”在全国的走红,让一帮远看像男的近看更像男的其实是女的人火了起来,他们(她们?)迅速走红,成为少男少女的偶像。

在济南这座古朴的城市,也刮起了这样的一阵旋风。但是我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见过它(我觉得这种人还是用它比较适合)

一天晚上,生意很一般,我坐在吧台和一帮老顾客拉呱,忽然听到另一个吧台传来了吵闹的声音,一个身高1米74左右,留着烟花烫短发,看上去酷酷的男的,背对着我,对我们的调酒师挥舞着玻璃瓶好像是要动手,我厉声呵斥我们的调酒师,因为我是觉得不允许和顾客发生冲突的事情发生在我眼皮底下的,趁着这个时间,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男的。

干我们这行的,尤其是我的职位,对各种人都是很敏感的,看人也很准。一般来我们酒吧的男的,除了玻璃还是玻璃,总不可能是陪自己的老婆来干那事吧?一看此人,身穿一件高档的PAMA衬衫,除了帅气,我没有更好的成语来形容他。

“呵呵,这位先生,为什么发这么大火啊?可以找个帅哥来陪陪你啊”,我尽量打圆场。

他压根没有理我,一直没有开口,一开口,从他光滑的脖子,我才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也许,莫非,或者?这是个女人?

她一开口,我更加懊恼自己这次看的彻底走眼,虽然她的嗓音依然很中性,但是绝对是女声,酷酷的说道:谁叫张 春 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