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年过年的时候,生意异常火爆,那段时间想起来真是不堪回首,每个小伙子甚至一天要同时接待3,4个女人,奔波于几个包厢之间,还不能让每个客户看出破绽,往往都是找借口说自己上厕所,然后去另外一个包间接待另一个客人,因为女人天生是爱吃醋的动物,没人愿意说自己花钱,但是同时你还在帮别人服务。

所以很多客户都反映说你们的小伙子身体素质越来越差了啊,陪我1个小时候上了6躺厕所,得多买点鱼翅王八什么的补一下了。其实他们不知道,说是上厕所,都是找的借口去接待别人。

张那个时候几乎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顶梁柱,整个场子除了我基本上都是他在周旋,他的嘴巴也越来越油滑,越来越多的女人开口点他。

其实我们的收入是一个谜,很多人都认为干我们这一行,肯定很挣钱,但是其实我告诉你,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我们所说月薪3W,只是理论上的,一天晚上能陪几个女人?

你满满做足30天,也就勉强赚个1W多块,这还不算,你要是想保持自己的客户群,就得舍得花钱,有时候并不见的就是女客户出钱,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你有时候陪他们逛街,她们看中了这个那个名贵的衣服啊,钻戒啊,什么的,你都要狠心掏钱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自己和客户的关系,而且干这行,伤身是再说难免,传说中的每天吃鲍鱼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这些都要花很多钱在补身体上,很多年轻人,刚来的时候信誓旦旦的吹嘘自己多厉害,一次能多久多久,但是干了一年,基本上见到女人,想抬都抬不起头来了。

很多舞男,心里都很变态,有很多发泄的途径,有的除了因为工作被女人玩之外,私下里自己也很喜欢去找妓女玩,乐此不疲,有的像张春阳这样,靠吹嘘来维持自己的自尊心,我们是很低贱的职业,但是我们也是有自尊心的,只是我们的可怜的自尊心,只能靠那种很极端的方式和渠道来发泄。

很多舞男,很难有真爱,有真爱的,都爱的很痛苦,他们戴着面具,和女大学生、白领、初出社会的小女孩子像真正的恋人那样恋爱。

白天,他们嘴里说出的是诸如:我要去万科谈楼价的问题,或者是我要去麻省理工参观几天之类的话,但是晚上,生活所迫,他们只能成为别人的玩物,那些小女孩子也很可悲,白天搂着他们的男人,晚上居然同样的动作搂着可以当他们奶奶的女人,说着情话。

那段时间,张春阳在啃他鸡(KFG)邂逅了一个19的女孩子,刚从福建老家来济南念大学,人长的很可爱,看上去也很单纯,他们怎么认识的我具体的不清楚,但是凭我对张的了解,估计是用小开的身份骗取女孩子的羡慕和追随—天下的女孩子都一样,都希望自己找个又高又帅家里又有钱的男朋友,19岁还正在做梦的女孩子尤其期盼这点,那段时间,张频繁的在我们面前提起这个女孩子,起初我并没有在意,因为这样的事太多了,很多人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的。

那段时间我们生意正忙,我根本无暇估计张的私人生活,但是当一个张的老顾客找到我,强烈要求换人,而且要陪她精神损失费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事有点严重了,因为那时候,张已经是我们酒吧的中坚力量。很多新人都乐意从他那里学到哄女人的经验
原来,那次张和那个老顾客缠绵的时候,爱到高潮时,张居然大喊:小静,小静(那个女孩子的名字),亚美爹。。。。

女人都是水做的,老女人根本就是醋做的,和自己上床的人,居然喊着别人的名字,这哪能接受的了?接下来几天,几次有人向我投诉,说张在工作的时候开小差,经常在上班期间和其他女生通电话,或者是不自然的喊出她的名字,不用想我都知道是那个女孩子。

我觉得我有必要找张好好谈一谈了。

随后我就找到他,直截了当说明意思,我是个直肠子,吃什么拉什么的人,我说:干我们这行的,玩什么真爱呀,玩真爱就不要吃饭了,你再这样下去被人投诉(我们有自己的规矩,一个月之内被人投诉超过5次以上,就坐冷板凳,超过10次,就走人),我都保不住你了。

张听完,很紧张,拉着我的衣角,祈求我说,我真的很喜欢她,我承诺过她的,在2012年之前要带她去长岛旅行,我真的很在乎她。但是我又不可能告诉她我是干什么的,在她那里我的身份是跨国公司家族的后代,我的身家超过500亿。每天晚上没时间是因为我要飞到欧洲和南美。

我一听,这个牛吹大了。

你就随便吹吹是个小开什么的也就算了,你说一个身家500亿的人,济南有这样的人吗?济南一年的生产总值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再傻的女孩子迟早也会发现的。

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与其这样吹下去影响工作,还不如狠心下来喀嚓一声挥刀斩情丝。

我声色俱厉的说道,以后若是你再这样搞下去影响工作,我直接辞掉你,到时候你那些道上的客户,找个人把你舌头割了,让你吹牛都不能写出来!

从他落寞的背影,我仿佛感觉到了他爆发的小宇宙,他要做一次改变,放弃自己的真爱。

他,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