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在我刚开始入行的时候,一个带我的大哥就曾经教导过我,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是要得到她的人。

可惜这话是大约8年前的真理,现在已经是08年,恐怕再没几个女人会再吃这一套。现如今,已经没有几个女人把贞操当作命根子一样膜拜了,在她们看来,贞操就好像是一块父母留给她们的老的银戒指一样,对于父母和家人来说,意义非凡,但是对于她们来说,一个破银戒指,有什么好珍惜的?

女人总是要求公平,现在,终于公平了!男人可以随便和女人上床而不用怕失去什么,现在女人也一样,已经没有人在乎你是不是处女,你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上过床之类的,渐渐地,她们自己都不在乎这些了。

所以现在,你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心,靠发生关系来威胁她们,根本不可能。

我预言,女权社会马上就要到来。

对于陈芳菲这种女人来说,睡过她的男人并不是张春阳上过的女人少,所以上床对于他们来说,就仿佛一起吃了一顿饭那样的普通。

这种连脸都不要的女人,很是心狠。

可是,这样的女人却越来越多。

张仍旧是赌,我说过的,久赌必输,张自认为情场得意的时候,赌场这边便慢慢没落,开始仍旧是小输,后来变成大输。

我记得在杂志上看到一位香港女明星,专门吊金龟婿,她极度奢侈的生活,居然导致了两个男人破产,好像有一个还是男明星。

这种事,在我的身边,时时刻刻的发生着。

我从来都以为,张是很喜欢陈的,说句良心话,陈长的确实很漂亮,而且很会讨男人欢心。

看的出来,每次他们一起出入各种高消费场所,买各种各样的名牌服饰和首饰,从陈满足的表情和张更满足的微笑,我感觉到,那是真爱,至少,对于张春阳来说,一个时时刻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的女人,注定是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的。

我倒是不那么认为,我以为张总是把陈当作是小静的替代品,从身材上看,她们很像,但是说到内涵,此2人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一个纯洁如水,后来无奈,过上了一种外人羡慕,但是心酸自知的生活,颇有些悲剧色彩,但是陈,辛辣如酒,男人是没有理由不会喜欢酒的,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栽在了酒上。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唯独张不知。

其实,张并没有很多可以供他挥霍的本钱,本来嘛,你能靠赌博为生?再加上那段时间,星巴克,马克华菲,杰克琼斯,VM,ONLY那些,占据这对狗男女的全部生活。

生活是无止境的,但是一个人的财富,却总是那么不堪挥霍。

张曾经创造过一个记录,那段时间他疯狂收购2手车和走私车,那段时间,济南的旧车市场,出现了一个疯狂的款爷。我想说,很多名车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贵,很多途径特殊的车,都很便宜,10W能买一辆宝马,绝对不是空谈。

张最嚣张的一次,驾驶着他的奥迪飙车的时候,因为超速,被交警拦下,张居然以拉肚子为借口,借着上厕所的时机,逃之夭夭,至于那辆国内市价48W的奥迪。到现在都一直躺在交管所里。

张就是这样,宁愿自挖双眼,自掏腰包,也不让别人撕下他的面具。

陈肯定也很了解张的性格,她从来就只是认为张是她生命玩过的无数男人当中的其中一个而已,而且我敢说,包二奶的男人,肯定都是虚荣心特别强的人,很多居心不良的女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来满足自己更大的虚荣心。

张并没有这么想,也许他只是看上了陈可以满足他喜欢吹牛的欲望,但是就是这样的感觉,让他十分满足,人么,都是这样,无论怎么吹牛都不怕被拆穿总比时时担心被人拆穿自己的谎言要舒服得多。从小到大,张都是这样的人,他也总希望生命中有个这样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成为他的好兄弟的原因。

张被扒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我的神经已经麻木,短短几年,我已经见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所以这一次,我相信,只是恰好,他又遇到了人生的另外一个低谷而已。

是的,这个故事,似乎太长,连读者都有些不耐烦了,更何况是写这个故事的人?

每一段故事都有始有终,每一部电影也都有落幕的时候……

首先,自然而然的,张落魄了,没有钱的时候,陈就离开了,这样的女人,对钱敏感至极,有钱的男人就像是吸铁石一样,紧紧的吸住她,当这块吸铁石没有磁性的时候,自然就离开。

记得小时候曾经看过《阿Q正传》,阿Q的一生,也是大起大落,那时候,中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那时候的阿Q,那时候的路人甲乙丙丁,都很麻木。

我所认识的张春阳,中国有不少这样的人,喜欢吹牛,无所事事,曾经他们幸福过,曾经他们是有钱人,但是终于,还是没落,我不敢说,这个年头,所有人都是这样。

阿Q之后的百余年,新世纪,但是身边麻木的人越来越多,我麻木,因为我见惯了时间冷暖,张麻木,是因为张受过太多打击,我的老板麻木,是因为除了钱,没有什么能提起他的 兴趣,D8的吧友麻木?除了不内涵,我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原因。

男人一生中只有一次真爱,我想张的真爱,一定不会是陈,我宁愿相信小静,尽管张曾经为了甩掉小静而不惜使出任何手段。但是,那一夜大明湖的眼泪,却是那么逼真。

现在的张春阳,依然住在从前的出租屋内,依旧碌碌无为,整天泡在网上,我去看过他几次,我不愿意再把他当兄弟,是因为他似乎有一些精神病,他依旧每天吃着康帅傅,一如从前喝鲍鱼汤一般的神情,我早就说过,人生就是一段循环,他的生命,还是这样的循环着,循环着。

他真的像阿Q那样,在众人面前吹嘘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奢靡生活,只是从前的阿Q,说出那番话,会遭到众人的围殴,张的待遇稍好,众人只是围观他而已罢了。张依然在做梦,陈芳菲,小静,这两个女人可能时常会出现在他梦里吧,他依然向往着长岛的雪,依然向往着潘帕斯的风吟鸟唱。

很久我才知道,原来,长岛是没有雪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