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冷战并没有持续很多天,高桑就自动投降,拿着一大束玫瑰花走进林晓丹工作的《××晚报》编辑部。林晓丹在众人的注视下不好拉下面子跟他吵架,就接过玫瑰花,跟他去外面的一间西餐厅吃中饭。

席间,高桑赔着笑说:“别这样嘛,晓丹,是我错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欸,你那个朋友,我已经把她弄进住院部了,你别就生气啦,更年期提早,会出老人斑喔~”

林晓丹不搭话。

高桑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哎呀,男人对迷倒他的女人都是很没辙的——你说你想我怎么样吧,怎么样都行。”

林晓丹停下刀叉。“那你说,你上个星期三晚上跟谁去吃饭了?”

“珍姐的妹妹啊。”

“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些话?”

高桑眨眨眼,很无辜的样子。“我跟她说了什么话啊?”

林晓丹盯着他,声音不大,一字一顿地。

“你,跟,她,说,了,什,么,话,你,心,里,清,楚。”

以前也不会频频出去吃饭,现在人忙了,一天三顿都在外面解决,屋子里的冰箱已经空置了很久,厨具也蒙了尘。记得刚刚同居那阵子,租一间一房一厅的公寓,五百块钱一个月,在城市的边缘,每天上课下课都要搭好久公车才回到家。于是每逢下午有课,她就逃课,逃去市场买菜,然后回家一阵叮叮当当,只为煮一顿像样的饭给放学回来的他吃。高桑是学临床的,上课特别辛苦,下了课也要在学校留很久,有时为实验,有时为看书,日子清贫而刻苦。但只要一想到回家总有她的热饭菜,再怎么苦也只是化不开的甜。

她记得第一次煮饭的时候还闹了个笑话。那时西红柿正是季节,五毛钱一斤便宜死农民伯伯,她一兴奋就买了十斤回来,再买了一斤鸡蛋准备做西红柿妙蛋。她先把西红柿一股脑儿倒进水里浸了一小时,然后就拿八个出来切,切好再放进锅里。问题出来了,切完后她想:我是不是放得少了点呢?然后又放了两个。转过头再想想:那些菜啊什么的煮好后都会缩小耶,那样岂不是很少!然后又放了两个……结果十斤西红柿都扔进了锅里(这女人买了个巨大无比的锅!)。

然后高桑放学回来,然后吃饭,然后吃完饭高桑发现林晓丹情绪很低落,就问她为什么。

“我煮的菜不好吃么?”

“好吃啊。我都吃四碗饭了。”

“那你怎么不吃完它啊?”

现在想起那些微小而平凡的事,也不是觉得有多伤心。绝对不是觉得有多伤心才想起来的。只是觉得,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傻乎乎又无比幸福的日子,被强烈的风一吹,就失落在遥远的季节里。

那些呼唤着,却再也找不回来的。

——我喜欢你。

——能一辈子在一起就好了。

——已经离不开你了啊。

[四]

高桑一个星期不回来。高桑一个月不回来。高桑搬进了医院宿舍楼。王珍敲响了林晓丹的家门,劈头就是一顿好骂。骂累了就喘气、喝水,她说你好好地干吗跟他提这事,我不是教了你吗?结婚、结婚!

林晓丹说我也不是想跟他提。可我怎么能装作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对我虚伪的好?怎么继续爱他?

王珍说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别人都是熬得过高中熬不过大学,熬得过大学熬不过工作,你真是幸福死了,人人都羡慕你,这算什么?新世纪模范爱情!

林晓丹哼一声:你别再给我说些有的没的,我不爱听。

你以为我爱讲!王珍大叫。高桑这么好一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才识,他就认你跟他过一辈子,其他女人都是过路客,可你呢?连孩子都不愿跟他生!吃避孕药,戴避孕套,你怎么不去上环啊你!大家都活得不容易,都希望有哪个男人像他对你一样对自己,凭什么只有你像活在童话里,你有哪点好?如果他不爱你,凭什么事到如今还天天送玫瑰花给你,你们都十几年老夫老妻他凭什么还能这样对你!

王珍说着就哭了起来。

——是啊,凭什么呢。

——大家都活得不容易。

——王珍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现在带着女儿过,今年女儿要高考了,她为了让女儿上重点大学,求爷爷告奶奶的,而你却在这里小肚鸡肠,凭什么呢?

——大家都活得比你苦,而你凭什么呢。

——我只是无法释怀。

——这显示了人都是得一想二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