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一个人到了林府外面。

在偏门外走了几个来回后我想还是不要见林仲轩,可是一转身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

“你是鬼啊?走路没声音?!”我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大声叫起来。

“你胆子不小,敢这样和我讲话?”他眯起眼来。

我这才想起来,在这里,我和他身份有别,讲句话都要顾忌。

“对不起……林先生……”

他笑了起来。

“夏姑娘一大早过来有什么事?

他这么问,我倒不知道该怎么讲了,想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昨天,谢谢你。”

他眯起眼来,“说到这个,你真是胆大包天,随便进部长室被抓到是要军法从事的,你知不知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幸好被我看到,对了,你进部长室做什么?”他忽然抛出这么句,我一下子愣住,正在想要想个什么样的理由敷衍他,就听他慢悠悠地问,“就算再好奇,也不应该随便进去。”

好奇,这理由真的敷衍得可以。我忽然想起老爸讲过,要是以后真的出来唱戏,就要会察言观色。那么现在看这个林仲轩,看他微微笑,一副什么事都了然于胸的样子。

我是不知道他都了解点什么……不过既然这么讲,就是给我台阶下,愿意把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

”轩少教训得是,以后我不敢了。”

“真有你不敢做的事?”他笑了一声,随后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之前请托你的事,已经有了结果,你不用再和华晋来往下去……”

“你要去北边刘司令那里当副将了?”我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他怔怔地看着我,露出惊奇的样子来:“和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的推测错了?

”那么为什么要我和华三少来往?”

”因为他和孝萱有婚约,孝萱不想嫁给他(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所以就请托我替他弄点风声出来,近日我收到消息,顾世伯听说了你们的事,决定取消婚约了。”他笑着说。

原来这样一回事,只是他玩的一个小把戏——那个孝萱我知道:棉纱大王顾家的三小姐。原来是为了红颜弄巧计……怎样,他很在意她吗?竟肯替她做这样无聊的事。

我忽然有点不爽。

“明白了?不要再和华晋来往了。”他又强调了一遍。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华三少人好又多金,我才不要放手。”我大声说。

他有点吃惊,上前来拉我的手,似乎还想说什么。

可我不想听,转身跑开了。

之后一连几天我都闷闷不乐,这几天华晋也没有来,我听说顾家果真解除了婚约,他多少也会受到点打击。

唯一可说安慰的,就是大师兄已经将通行证顺利送到廖先生那里,总算我没有白辛苦一场。

之后十几天后的晚上,我卖唱时又在人群中看到了华晋。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有点失望,我这才知道这些天里我期待看到的人,原来竟不是他。

他像往常一样约我去吃夜宵,说明天他向朋友借了车子,想带我出去兜兜风。

没道理拒绝。

第二天他一早就来了,我坐在车子里,看他一路向城外开去,随口问:“我们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显得很兴奋。

目的地是城郊的一栋小别墅,进去后女佣端了苏打水给我就退走了,我喝了几口,看到华晋一直盯着我看,就觉得奇怪。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他笑着说。然后就有几个公子哥样子的人从楼上下来,其中一个对着我吹了声口哨:“三少,这个就是你讲的新鲜货?果然生得很好。”

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想走,可一起身就觉得头晕,一下子又坐倒在沙发上。

想一想,肯定那苏打水里有问题……

我瞪着华晋,他干笑了一声,凑到我面前来:“别这样,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和心思,想你很快就该投怀送抱,哪知你老是不开窍,只好帮你一把。因为你我婚事都取消了,今天你陪我和朋友们玩一玩,也没什么。你们这些戏子,不是个个都这样?我会给你钱……”

他一边讲,一边开始解我襟口的扣子。

我恨死自己了!

跟着他的那些朋友嘻嘻哈哈地围上来,那个吹口哨的掐了一下我的脸,低头就要亲过来……

“啪!”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给我搜!”有人在大声喊,“有人举报这间房子里私藏烟土,谁是户主?!”

那个……是林仲轩的声音?

那些公子哥都被士兵拽到一边去了,我看见林仲轩走过来,他看到我,脸好像扭曲了一下。

我知道自己现在衣衫不整狼狈万分,可真的是没力气动手整理。偏偏被他看到这个样子,悲剧。

“带他们出去问话。”他转过头去下令,华晋换了个笑脸,上前和他低声讲话:“林兄,我这里怎么可能有烟土,你看,我的这些朋友……”

忽然他停了下来,我诧异地看到林仲轩拔了枪顶在他胸口,他那对漂亮的眸子里透着寒光。

“再不滚出去,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他这样说。

(四)

华晋和他那群狐朋狗党都被带走问话,林仲轩叫女佣来替我整理好衣服,又喂我喝了一大杯冷开水,我觉得头脑终于清醒点了,手脚也有了力气,他将杯子放进我手里:”再喝一点,把药冲淡了就好

了。”

哄小孩啊?我忽然生气了,把杯子重重一放:“你管我好不好!”

他愣了愣,先是皱了皱眉头,跟着就苦笑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在意你的事。”

“啊。”这下轮到我愣了,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你不是来查烟土,对不对?”

你是来救我的,我在心里补充了一下。

他没有立刻答我,表情也很矛盾,好像不太想承认。

“不想说就算了,当我没问。”想到他大概是在顾虑那个“孝萱”,我心里一凉,干脆扶着沙发站起来,“今天谢谢轩少相助,改天我……”

我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一下将我拥进怀里。

我想推开他,顺便再踹两脚,可惜没有力气。

“我都叫你不要再同他往来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就听他恨恨地在我耳边说,“派去看着你的人跟我说你上了他的车,知道我有多担心?以前他就这样害过不少女孩子。”

”你是我什么人?你讲不来往就不来往?“我气呼呼地反驳,”要是真的担心我,早点告诉我他是个变态不就好了!”

“变态”他一脸不解。

唉,我这个二十一世纪人和他有语言上的代沟。

这样拉拉扯扯,我又头晕了。一屁股坐倒在沙发上,一侧头就看见他望着我,眉头微微的拧着,关切都写在脸上,一目了然。

我看到过的他,最先是气定神闲的,后来又是很有心机的样子,不管怎么样,总归是镇定自若。可刚才他却失态了,是为了我……

我想我还是不要要求太多了。

轩少有中意的女孩子没有?

我问他,他起先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怎么问这个?”

我这种二十一世纪的作风一定让他觉得很不能想象……

可我顾不得了。

“如果轩少还没有中意的女孩子,可不可以跟我恋爱试试看?”

林仲轩,我倒追你,够可以了吗?

那天之后华晋再没有在我眼前出现,师父和大师兄问起,我也没说实情,免得他们担心。

可是林仲轩也没有再来。

我不想去找他,以前书上看来一句话:你若无心我便休。更何况在这个时空里,我和他毕竟是不一样的人。

虽然是这样想,可我还是忍不住难过,平时晚上登台,就拣些惨兮兮的段子来唱:

“我寄寓,寄寓柳荫下,悲风霜乞片瓦……”

听的人都掉泪——我不好过,别人也不要想好过。

一直到中秋那天晚上,花好月圆,我急着跟大师兄回去陪师父吃夜宵,早早散场,等人都走光了,我一下子就看见了林仲轩。

我打发大师兄先回去,然后跑去他身边,却又想不出该讲什么话,只好看着他,默不做声。

最后他先开口。“我想你去见见孝萱。”

“啪!”我竟打了他一巴掌!

他和我都愣了。

“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个?!要我见她做什么?林仲轩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我干脆劈头盖脸骂过去。

他愣了好一会儿,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好像终于明白了我是在吃醋,就苦笑着说:”我还以为你知道,孝萱是我小妹,亲的。”

我讲不出话了。

原来顾家和林家是三代里的远亲,林委员膝下无子,顾老爷就把四姨太生的次子过继给他,就是林仲轩。

顾孝萱是他同父异母的小妹。

过了几天他安排我同孝萱见面,她看上去很是斯文乖巧的样子,眉目间和林仲轩有一点点相似。

我爱屋及乌,一下子就喜欢上她,她对我也很友善,好奇地打量一番后就说”你就是金铃,二哥总是提起你。“

我看了他一眼,他装作没听到我们讲话。

原来他还会害羞啊……

我们三人出去郊游,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林仲轩送我回戏班。

“怎么想到介绍孝萱给我认识?“我挽住他的胳膊,感到他好像僵了一下——很保守嘛。

“我希望你们两人可以成为朋友,孝萱自小身体不好,很少与人来往,性格也懦弱你以后可以多照顾她一点……而且,她喜欢你,顾世伯也会照顾你……”他犹豫了片刻才回答我。

“等一下,”我拉住他然后绕到他面前,“你怎么好像在说遗言一样,”

他转过头去了。

“仲轩?“我第一次这样叫他。

“下个月,我就要去刘司令那里报到。”他终于正视我了。我忽然想到,那天所谓的“查烟土”事件,说不定已经传到了陈济棠那里,所以副将的人选终于定了下来。

他做事还真是箭双雕。

“那也不用拿这种口气说话。”我笑起来。

他又摇了摇头。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心思,正想问,就听他叹息了一声:“金铃,我不怕告诉你,我不会在那里待很久的,北边局势越来越差,日本人的野心昭然若揭,我不想留在广东……”

话说到这里就够了,他的意思我很明白。

在这个时代,他和我,到头来都避不开“家国天下“这四个字。

“去打日本人,很危险的,会死很多人……’我揽住他的脖子,靠过去听他的心跳。

“傻丫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他笑了,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可是是为国家去打啊,难道能怕死不去吗?”

我笑了一声。

“去吧,你会打赢的,我们会赢的。”

暗暗的长夜里,街上除了我们就再没有别人,我靠在他怀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想着我曾经住过的那个时代,岁月静好,平安喜乐,一切都已经有了结果。

这场战争,我们会赢的。

仲轩,我向你保证。